两个人的成败启示录:做农庄、山庄、农家乐的朋友,千万别错过

陈耀祥有一个占地近3000亩的农庄,去过那里的人称其为“世外桃源”,而我则从他的身上发现了“中国式的愚公精神”。储德翰有一个正在厚积薄发中的映山红大观园,在看了其子储毅发来的大量资料中,我猛然觉得,他的身上更具有在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领域做大事的各种潜质。   
  从一群人到一个人
  已经65岁的陈耀祥,依然还怀着40多岁时,那个让自己热血沸腾、义无反顾的梦想。
  他是湖北新洲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小时候只读过三年书,曾在咸宁蒲圻矿务局掘井队工作多年。1993年时还承包过武汉江夏区的法泗砖瓦厂。40多岁步入商海的他,生意做的很不错。
  1995年,他拿着做生意赚得的钱南下深圳,并在那里创办了自己的物流公司,而且三年时间就赚了100多万。1998年,他将深圳的生意交给了儿子,自己则带着老伴和小女儿回到了曾经工作多年的咸宁,租赁了占地近3000亩,且早已是荒山野岭的湖岭林场。   
  当年10月,他带着100多万元现金,正式开始了对湖岭的开发投资。初到那里时,一切就像原始社会一样,没有路,没有电,什么东西都没有。为了先把路修起来,他投资9万元,修了一条2公里多长的土公路。   
  当时山谷中除了几处水坑中凌乱的芦苇,带刺的藤蔓和七零八落的一些白杨外,什么都没有。1999年,他带着30多个人,花了3万多块钱用推土机在干涸的水坑中推出两个鱼塘,盖了一间猪棚,建起了七八间牛屋,并随后养了几十头猪和90多头牛。同时,还带人在山上栽了大量杉树、竹子、宗树和樟树。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首先是帮他做会计的侄儿见大半年时间就投进了40多万,而真正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启动,觉得这事不靠谱,于是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其次是,由于养牛经验不足,下半年,牛病的病死的死,一下让他赔了十几万元。  
  2000年,在彻底放弃了养牛项目后,他把养鸡的数量一下猛增到6000只。祸不单行,鸡也生病了,看着每天几十只鸡死掉,那段时间山沟里扔满了一堆堆死鸡,起风时整个山谷里到处弥漫着一股股难闻的恶臭味。   
  结果,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成一件,他身上的一百多万元眼看着就要花完了。2001年是艰苦难熬的一年,为了用钱,他甚至低价卖掉了在咸宁的房子,但钱很快又没有了。后来由于工资都没办法发下来,工人们一个个先后都离开了,大哥、二哥、侄女也走了。   
  到了最后,跟他一起做事的小女儿也离开了。妻子见状,整天唠叨着让他停手,但他觉得很不甘心,于是老伴一赌气也走了。  
  他一下子成了孤家寡人,只能一个人在万般艰难中,守着那片寄托着他人生无限憧憬的几千亩山林。   
  开始时大张旗鼓、人声鼎沸、机器轰鸣,可谓是轰轰烈烈,然而到了最后整个偌大的山谷几乎只剩下他一个人。   
  开始时他拽着一百多万资金,在这片荒地上四处投钱,在那个年代他可谓是腰缠万贯,然而三年多后他却几乎身无分文。   
  工人走了,亲戚朋友也走了,女儿离开了,妻子也离开了,钱花完了,房子也卖了。守着一个空空然的山谷,接下来的路该如何去走,日子该如何维持,所有的这一切像个巨大的包袱压在陈耀祥身上。  
  命运和陈耀祥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然而他已经无路可退,不仅因为有太多的钱投在了这里,更主要的是他不愿轻易放下自己那颗坚强的自尊心。退出很容易,死也不难,难的是,如何在走投无路、进退两难之际咬牙坚持,不轻言放弃。  
  走在创业路上的陈耀祥,没有任何抱怨,他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怎样,他只知道那一刻他绝不能回头。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大别山区的岳西,不简单。还不到50岁的储德翰,也不简单。
  储德翰出生于1965年4月,是安徽岳西县莲云乡平岗村一个普通农民。早年,因家庭贫寒,正在读高一的他不得不被迫辍学。作为一个读了不少书的男人,一直在家务农总不是办法,于是年龄稍大一些后,他开始跟人学起了木匠、油漆工和石匠等手艺。  
  1989年,24岁的储德翰已经娶妻生子,当时他得知平岗林场正处于倒闭的边沿,于是就于妻子商量,说自己想承包那个1000多亩的林场。   
  那个时代,那个年龄,留给农民出人头地的机会并不是那么多,妻子觉得这对于他们来说可能也是个机会,便同意了。  
  之后,两个人就专心开始一起在那片荒山上植树造林。在整治荒山的过程中,储德翰与那片大别山林地渐渐产生了感情,而且在与山林的多年相处中,他发现其中藏有无尽的科学和奥秘。  
  当时,最让储德翰上心的,莫过于那些从山林中发掘的,一个个造型别致的老树根。看着那些树根,做过木匠的储德翰觉得,那哪儿是树根,简直就像一件件艺术品。   
  俗话说,玉不雕不成器,树根想要变成艺术品,自然也需要好好雕琢一番,可是储德翰并不懂根雕这门手艺。强烈的兴趣爱好,一步步牵引着他费劲周折终于弄来了几本根雕方面的书。   
  虽然没上过大学,但天赋加兴趣再加高人指路(根雕的书籍),使得储德翰在根雕这个大学殿堂如痴如醉、技艺大增,很快就成了根雕迷。   
  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安德斯·埃里克森说:“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经过1万小时的锤炼,任何人都可能从平凡变成超凡。”  
  简单来说,就是任何专业、行业,都是三年熟,五年专家,十年领袖。何况储德翰从事根雕已远不止十年,更何况在最好的年龄,他将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根雕艺术。
  在萌生了为奥运会创作主题作品的念头后,他立即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作之中,整天起早摸黑、夜以继日,爬高山、攀悬崖,四处寻找素材。饿着肚子走七、八十公里是经常的事。几年下来,也就是在2006年的时候,他已完成了130多件“奥运根艺”主题系列作品的创作。   
  这些作品内容丰富,感染力极强,更重要的是,他还把几千年的古文化、根雕艺术和体育精神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如根雕五福娃、奥运圣火,以及拳击、跨栏、冰上双人舞、篮球、足球等竞技状态的根雕。   
  最后,他历尽艰辛,用了7年时间为北京奥运精心创作了208件“根艺与奥运”主题系列作品,涉及到所有的28个比赛大项项目,塑造了近300名形态各异的运动员形象。其中有一组最大的作品是《奥林匹克》,包括了击剑、单杠、滑雪、拳击等4个体育项目,长 2.4米,宽1.8米,约15公斤。而最小的根艺作品是足球,直径才0.1米。   
  在整个创作过程中,媒体来了,当地政府领导来了,各地专家来了,体育局的人来了,省领导的人来了,国家级媒体来了,国家级领导来了,各行业商人来了,各种愿意出大价钱的买家也来了。
  最后,一个农民的根雕事业,引来了无数人关注。  
  你快乐吗?世外桃源里的庄主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01年底,陈耀祥的吉祥农庄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还有湖岭林场的那片老房子。
  2002年,可以说是陈耀祥一个人的奋斗年,而他一个人所能做的事情就是买小鸡,喂养一个多月后再将小鸡卖出去。虽然每次小鸡卖得不多,利润也很薄,但毕竟是个能赚钱的生意。  
  那时的陈耀祥连一辆摩托车都没有,每次进出山谷十几里路,他只能靠两条腿。谈起当年在这里的生活,陈耀祥感慨万千:“那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烧饭用得是一个装油漆的铁桶,把盖子去掉,下面挖个四方的洞,上面坐个锅,下面烧柴火。有时天气不好,火烧不着,两个眼睛经常熏得红肿,那个难受简直无法形容。”   
  2003年,陈耀祥终于感到自己的事业有了一点转机和起色。他养的猪多少还是赚了些钱,再有就是这里又多了两个人(他把这里的鱼塘和几十亩地包给了他们)。后来,为了进出方便,他还买了一辆摩托车。   
  艰难的局面使陈耀祥早已忘记,自己来这里的最初计划和梦想——先搞养殖,再做农庄,最后在这里做一个上规模的休闲旅游度假区。  
  一天,他那里来了一个贵人,此人姓王,是当地某部门的一个部长,他的一一番提醒,使早已陷入迷惘期的陈耀祥眼前一亮,当年那个意气风发、轰轰烈烈想搞大事业的他好像一下又回来了。   
  搞旅游、做餐饮、建农庄,打定主意后,陈耀祥马上行动起来。他身上所有的积蓄不到三万,从儿子那里拿了三万,还从自己外甥那里借了一万五,最后所有筹措的钱加起来一共有七万多元。   
  资金有了,下面就看陈耀祥具体怎么来做了。他首先用这些钱把原来住的那排老房子简单装修了一下,墙上刷上白灰,地上铺上瓷砖,屋里装上了空调,买了台电视机,还有新的桌椅板凳,经过一番规整布置,整个房子旧貌换新颜,看上去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新气象。   
  为了造声势,2003年9月23日,他特意举行了一个开业典礼仪式,还请来了咸安区的区委书记、副书记、付委常委、宣传部长和桂花镇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在几十个人的开业典礼上,五十五岁的陈耀祥脸上终于绽放出了久违的笑容。   
  2005年,吉祥农庄进入立体式多维服务阶段,农庄里不仅提供餐饮服务、垂钓项目、采摘活动,还有了住宿、娱乐等服务。看着蒸蒸日上的农庄新发展,陈耀祥决定进一步完善农庄的基础设施服务,果断投入7万元在山坡上的旅社旁建造了凉亭和竹楼。   
  随着竞争的越来越激烈,他认识到,若想把农庄经营好,必须要在菜的口味及品质上下真功夫,把客人的嘴巴留住。于是,从2007年开始,他将更多精力放在了餐饮服务质量上。   
  2009年12月,他的农庄被湖北省旅游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评为“湖北省四星级农家乐”,而那一年全省获得此荣誉的农庄只有十三家。   
  经过十多年的奋斗与坚守,2011年吉祥农庄开始真正吉祥如意起来,在当地名气越来越大,每天来吃饭的人开始不断增多。  
  2013年7月7日,我第一次来到这里。在一条通往山上的岔路口,一块写有“吉祥农庄、世外桃源”首先映入眼帘。车子开到山腰时,侧目向下看,金桂湖像一面碧蓝的大镜子映照在群山间,美妙中充满着令人可以随意遐想的奇幻,而湖中一个个或大或小的岛子如同镜中宝石镶嵌一般。   
  沿着曲曲折折的山路向下进入农庄,里面别有一番洞天。在这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地方,果树到处是,楠竹绿满园,水塘倒碧影,夏荷共青山,凉亭对竹楼,独钓惊鸣蝉。看着满眼的景色,心中不禁发出一个声音,好一个人间仙境,好一个世外桃源。 
  到了农庄里面后,我发现在荷花塘边的空地上停着六七辆轿车,游客们有的在站在观景台上欣赏满池的荷花,有的坐在竹椅上品茶聊天,有的正坐在水上餐厅里用餐,透过窗户时而传出一阵阵爽朗的谈笑声。
  在我国休闲农业大开发之际,在一种叫“大旅游、大农业”的新产业模式和城乡统筹一体化建设进行之时,陈耀祥却有些见老了。我想问已经垂垂老矣的他,此时此刻你是否快乐,然而这句话在嘴边徘徊了好久,我又咽了回去。   
  在路上:将映山红做成大产业
  一招鲜,吃遍天。自从踏上根雕这条路,储德翰的人生就一路充满了明媚的阳光。记得当年,储德翰第一次卖根雕,就卖了三千多块钱。
  当时有一个德国人到岳西县投资办厂,有朋自远方来,礼物自然是要送的,不过送什么礼物呢?有人就想到他的根雕。到了储德翰的根雕后,大家觉得很不错,于是就问:“老储,你这个卖不卖啊?”就这样,他卖出了自己的第一件根雕作品。  
  2000年储德翰的根雕《舞韵》荣获广东花卉博览会银奖。2001年之前,储德翰主要做一般的巨型根雕,其中,“东方雄狮”长5.2米,头高2.7米,重约2.5吨,除雄狮头部和毛发外,主体部分是由一根树干组成,在首届中国国际林博会上一举夺得金奖后,当即被广州一客商以40万元的天价买走。  
  2004年,他被评为安庆市十大杰出青年、民间文化品牌艺术家、全国根雕协会委员等。也是在那一年,储德翰在自己的老家,城西莲云乡平岗村原平岗林场,成立了岳西翰林根艺文化公司。  
  储德翰精通根雕、影雕、盆景艺术和赏石艺术,每样都做得很好。尤其在2008变奥运会前后,荣获“奥运根雕王”的他,八方汇聚而来的好运气达到了一个沸点。现如今,他的一件根雕作品,甚至能卖到几百万元。  
  钱有了,名有了,农民出身的储德翰反而不满足了。
  甚至,在他的脑子里开始盘算起,一个大的连他自己之前都没有敢想的事儿。他计划在老家建一座以映山红为主题的生态文化大观园。因为多少年来,正是凭着满山都是映山红树根,他才实现了一个连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的新的自我。   
  提起映山红,储德翰的内心充满了难以名状的感情,那是一种对映山红的感恩,还是回报,他把这种在心头一直萦绕的情绪放在心底。   
  奥运会之后,登上事业顶峰的储德翰,视野大开,人生格局也被无限拉大了。他将新的人生目标锁定在了要打造一座以映山红为主题,一座可以融入当地人文及自然景观、民俗风情、休闲度假、生态养生、佛教朝觐、娱乐健身、影视传媒、红色体验为一体文化大观园。  
  做映山红文化大观园,这不是一个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幻想。首先就地理环境来说,岳西地处安徽西部大别山腹地,森林覆盖率达73%,是安徽省唯一一个集革命老区、贫困地区、纯山区、生态示范区、生态功能区“五区”于一体的县。  
  其次,除了绿色生态资源,岳西还是一个红色革命老区。这里是中共安徽第一个党小组的所在地,也是安徽第一任省委书记王步文的出生地。  
  第三,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在红色旅游方面,一方面政府正在挖掘整理完善当地的历史史料,另一方面也在不断将红色历史遗址加以修复和配套完善,这样才能通过一种载体将其呈现出来。   
  最后,岳西处在合肥、武汉、南昌三省省会的中心地带,地理位置比较优越。而且目前从合肥走高速到岳西只需两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作为岳西的县花——映山红,本就是当地绿色生态的基础,同时还彰显着红色文化的血色精神。
  作为当地首屈一指的根雕艺术家,这次储德翰雕刻的不再是映山红树根,而是一个能够极大拉动岳西生态立县、生态活县的大工程。这次,他手中拿的不再说刻刀,而是一把无形的巨斧,其雕刻对象则是岳西的山水,甚至是未来发展的进程。   
  2008年10月8日,储德翰带领他的翰林根艺公司,以1.4亿的总投资,在海拔800米的平岗村林场,正式开始建设“大别山映山红生态文化大观园”。项目总占地面积为800亩,根艺园建筑面积3000平米,奇石园6000平米,木屋别墅50栋10000平米,其中还包括民俗村、儿童乐园、演艺中心、竞技健身中心等。   
  在储德翰的整个构思中,大观园中还应建一个“东上西下健身赛,信步漫游观天堂”的千步阶,万米墙;一个“千姿盆景园中摆,万棵杜鹃栽路旁”的百花园;一个“摄影绘画写生处,游览观光加科普”的千亩松;一个“万千产品大厅展,技艺表演供欣赏”的根雕石雕馆;一个“休闲研究庄中住,环境清新优雅静”的林中山庄等。   
  2010年,映山红生态文化大观园被当地政府列为十二五规划的重点项目、安徽省“861”文化产业重点项目;   
  2012年,一部以储德翰自己为主人公,讲述其创业故事和爱情故事的大型黄梅戏《映山红》,场景以映山红为主题,在映山红生态文化大观园上演;
  2013年,映山红生态大观园首次举办了国际帐篷文化节暨全国山地自行车公开赛;
   
  2014年,在映山红盛开的时候,储德翰的新电影《根魂》也要开机拍摄了;
  2014年4月,映山红生态文化大观园,成为CCTV7《美丽中国乡村行》栏目拍摄基地;
  2014年7月,映山红生态文化大观园被推荐申报了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
  ……
  近7年来,储德翰和他的映山红大观园梦,一直走在奔向成功的路上。对于年近50岁的储德翰来说,未来的人生会怎样,属于他自己的传奇将如何上演,我们将一路观行。
总结:
  一个男人,一片千亩林场,一段曲折故事,两种完全不同结局。一个年过六旬时,几乎大功告成,成为了一个世外桃源里的庄主;一个年近50岁时依然走在创业的路上。我们想问,真正的成功到底是什么,或许答案就在每一个人的自我衡量标准中。   
  通过陈耀祥和储德翰,两个具有强烈对比色彩的人物。我们只想向读者更加真实地呈现他们的故事,而把评论部分留给每位读到这篇文章的朋友。   
  在此,我们只想简单表达一下,《旅游观察》对成功的评判标准,即带动了当地多少人就业,为当地经济发展到底贡献了什么。   
  还有就是其本身,是天马行空中匆忙上阵,想当然地遍地开花,还是认准一点,全力以赴、不断向下深挖,直到拥有排他性的自我核心竞争力,然后在此基础上再不断多元化?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很现实的问题。
  同时,我们还忍不住想问一句,对于每一位想会乡,或已回乡做新农人的创业者,当地的政府能为其做什么,都为其做了什么?是在热热闹闹时锦上添花,还是在其最艰难时雪中送炭,扶其一把  
  无论他们最终收获的是成功还是失败,是困于现状还是昂首向前,我们相信他们的未来方向,有近一半的希望掌控在当地政府的手中。因此,我们渴望两者能从一开始就携起手来,为了当地更广大的百姓,一路风雨同舟、并肩向前。